锦程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保险业近半罚单剑指车险及中介乱象

保险业近半罚单剑指车险及中介乱象

2019-10-29 18:23:08
[摘要] 而梳理罚单不难发现,进入2019年,监管针对公司及个人的“双罚”制明显加码,同时重锤也砸向了当前的监管重点,前三季度近半数罚单剑指车险及中介乱象。车险及中介乱象突出从不同类型的保险机构来看,财险公司和

497笔罚款、27封监管函和超过8000万元的罚款是今年前三个季度保险业“纠错”风暴的记录。来自北京商报记者今天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个季度的罚款数量和金额与去年同期相比出现了“双降”。据业内人士分析,罚款数量和金额下降的背后是“严格监管和强力监管”效果的体现。保险业合规管理的整体情况正在改善。同时,这也标志着保险监管回归正常。

然而,找出罚款并不难。2019年,针对公司和个人的“双重惩罚”制度大幅增加。与此同时,沉重的打击也触及了当前的监管焦点。前三个季度,近一半的罚款涉及汽车保险和中介混乱。

出现严格监管效果

北京商报记者今天统计发现,今年前三个季度,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当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共发行了497张票据,而去年前三个季度,保险业共收到近1000张票据,将票据数量减少了一半。今年前三个季度,保险业共被罚款8000多万元,而去年全年为2.3亿元。

同时,从季度来看,与上半年发行的389张门票相比,罚款金额约为6200万元。第三季度,保险业在数量和罚款金额上都有明显下降。第三季度发行了108张罚单,罚款金额约为2200万元。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王湘南今天在北京商报告诉记者,同期处罚数量和金额的减少反映了合规运营的总体趋势,包括纠正现有违规行为和减少新违规行为。

具体来说,今年前三季度,华海财产保险、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华贵人寿保险、太平洋财产保险、PICC人寿保险等保险公司分别被罚款100多万元、187万元、155万元、130万元、130万元和140万元。

其中,华海财产保险公司在前三个季度收到了“最贵”的罚款。公司共被罚款187万元,撤销公司总经理资格,并因车险业务发生虚假费用、任命不合格人员担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非法销售投资保险产品华海康鹰等违规行为,停止公司业务总部接受商业车险新业务三个月。

对此,华海财险今天在北京商报告诉记者,罚款下达后,公司已经整改,严格执行行政处罚决定,并根据行政处罚中涉及的问题和公司经营管理中的薄弱环节,逐项进行全面整改。同时,研究制定了《违法违规责任追究办法》,严格执行违法违规责任追究。

“双罚制”加码

虽然与去年同期相比,保险业规例所施加的罚款数目有所减少,但包括个人罚款在内的罚款数目却大幅增加。来自北京商报记者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73%的罚款是针对个人的,第三季度这一比例上升至80%,一张罚单的罚款数量也逐渐增加。

一些保险公司官员表示,此举凸显了责任方的监管要求,同时对保险公司和个人形成了一定的威慑,促进了公司向合规发展,有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

例如,今年9月,吉林银行和保险监管局向安联盛航保险代理公司吉林分行发行了4张票据。该公司共被罚款65.2万元。除了一张指向公司的票外,另外三张票是发给个人的,包括公司的实际负责人、运营部门的负责人和销售人员。违规行为涉及共向客户专员支付887.3万元,客户专员的实际使用与会计凭证记载的经济事项不符。通过“珍刘舜”应用程序,除保险合同中规定的福利外,已有1056人次获得了其他福利。给予被保险人和保险合同规定以外的其他保险利益。

对此,中国精算研究所金融科技中心副主任陈晖表示,保险机构需要专业合规的运营,因此有必要对职业经理人和其他相关人员进行监管。对于保险机构的处罚,机构往往考虑处罚成本与收入的关系,但对个人的处罚会直接危及其职业生涯的命运。

事实上,监管当局正同等重视对主要官员的罚款和机构罚款。对此,一些监管机构表示,风险管理的根本在于管理和约束人们的行为,最重要的是他们不能、不敢、不想、不想违反规定、违反法律法规、闯红灯。

此外,还有一些违反规定但未被罚款的个人,他们受到警告、取消资格或其他处理。

例如,今年6月,吉林银行保险监管局(Jilin Bank and Insurance Supervision Bureau)发出罚款,称该公司在担任中国联合财产保险公司本溪分公司总经理期间,虚构相关货物运输保险业务为代理业务,从2014年6月至2018年12月收取费用。由于王新宇对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他的资格被吊销。

然而,今年4月,山西银行保监局对泰康人寿山西分公司开出2019年[13号罚款,指出公司个人代理人曹夏村给予或承诺给予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保险合同规定以外的利益,欺骗投保人和被保险人,隐瞒与保险合同有关的重要信息等违规行为。然而,处罚决定表明,“个人代理人曹霞的非法行为应单独处理”。北京商报今日记者采访了该公司关于如何“做点别的”到底,但该公司截至发表时没有回复。

汽车保险和中介混乱突出

根据保险机构的不同类型,财产保险公司和非银行保险机构受到的罚款最多。

具体来说,在首三季,对财产保险公司的罚款为138宗。其中,汽车保险部门成为受灾最严重的领域,涉及汇编或提供虚假信息、给予投保人合同外福利、伪造各种费用以获取资金等。事实上,上述违规行为可以说是车险业务的“长效”违规行为。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部副主任朱盛骏解释说,目前汽车保险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成本竞争是财产保险公司更直接获得业务的重要途径,大多数公司都是根据“底价”进行竞争,从而导致频繁违反“设定费”,上述违规行为也与设定费密切相关。

朱盛骏表示,未来一方面,汽车保险市场仍需进一步推进商业票价改革,市场主体需要有更多的定价权,从而有助于保险公司挤出一定的利润空间。另一方面,它需要加强合规性。同时,汽车保险市场也需要一些市场伦理来引导汽车保险销售更加遵守规则。

据了解,自今年年初以来,监管部门已经发布了多项通知,要求整顿汽车保险行业。例如,今年1月,被业界称为“有史以来最严格的汽车保险自律公约”的《汽车保险自律公约》(Motor Vehicle Insurance自律公约)出台,该公约非常重视对汽车保险手续费的控制。例如,保险公司被要求如实支付,不得做假账,严禁各种“送礼”行为。此外,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15个省、市、自治区加入了实名制车险保费支付团队,这一举措有助于遏制一系列车险销售混乱。

今年7月,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向各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出了《关于明确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分支机构对车辆保险违法违规行为采取监管措施有关事项的函》。在确认当地财产保险机构未按规定使用车辆保险条款和费率后,中国保监会派出机构可以对相关市级及下级保险机构采取监管措施,责令其停止使用车辆保险条款和费率。

与此同时,非银行保险中介机构共收到130张罚单,主要涉及准备虚假信息、未按要求报告相关事项、为其他机构和个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任命不具备相关资格的负责人等违法行为。

然而,鉴于保险中介市场的混乱,监管部门也出台了许多文章来“遏制”这种局面。中国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保险公司中间渠道业务管理的通知》和《2019年保险中间市场障碍整改工作计划》,要求保险公司建立清晰的中间渠道业务管理体系,并针对保险中间市场风险防范意识薄弱、控制责任落实不到位、与第三方网络平台非法合作等障碍。今年5月,中国保监会还发布了《关于规范网上保险销售追溯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整顿网上保险销售。

这篇文章来源于今天的北京商业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 Copyright 2018-2019 jhochman.com 锦程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